为了发展理论思维
--访苗力田教授

  付出10年心血,主持编译《亚里士多德全集》中文本,捧回了国家图书奖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、全国高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、高等学校出版社优秀学术著作特等奖四项大奖,82岁的苗力田教授又和他的学生李秋零教授共同挑起主持编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中文本的重担。

  虽然他一再强调主持编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主要工作都由李秋零教授来完成,自己只负责写序言和通读全部译稿,但是讲起翻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的意义来,他却如行云流水,思路依然是那样流畅清晰。

  他告诉记者,在西方哲学领域,亚里士多德和康德事实上是西方哲学的两个支柱。德国古典哲学以希腊古典哲学尤其是亚里士多德哲学为家园,希腊古典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同属于思辨哲学的范畴。

  过去我们对“思辨哲学”存有误解。“思辨”在古希腊语中与“理论”本是同一词根的不同词类、不同用法。用为动词即解为思辨,用为名词即作为理论。思辨哲学就是理论思维的哲学。它运用理论思维,阐发理论思维,以理论思维为主体。
  思辨哲学的思想方式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是实体论思想类型,一种是现象学思想类型。实体论思想类型把认识对象视为独立于主体的实体,在古希腊哲学中亚里士多德是集大成者,在德国古典哲学中黑格尔哲学属实体论思想类型。而现象学思想类型的创始人就是康德,他把认识对象看作与主体不可分离的现象。因为对象总是与主体处于认识关系之中。现象学思想方式是现代西方哲学的主流派。如果想理解现代西方哲学不从康德抓起就没有把握源头、认识本质。在编译《亚里士多德全集》中文本之后,再编译完成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中文本,这就意味着我们对西方哲学思维的主流,有了完整的一手素材和根本的把握。这对于发展我们中华民族的理论思维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。

  苗力田教授动情地说:“翻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是中国几代哲学工作者的宿愿。再等待下去就是对民族的犯罪。”

  1999年秋季,编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中文本正式立项。在学校和人大出版社的支持下,这项工作业已全面启动。编译小组精兵强将阵容严整,5名成员都是研究康德哲学的学者,其中留德归来的2名,博士3名,拉丁文、德文、英文、俄文功底都相当深厚。编译组以国际学术界公认的《康德著作集》经典版标准本作为蓝本,从2000年起用6年时间完成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中文本全部9卷,前两年将首先出版第一、三、四卷

  回顾这些年走过的不平凡的路,苗力田教授流露出一位严肃学者的欣慰:比起翻译《亚里士多德全集》来,目前的条件要优越得多。由于德国古典哲学是马克思主义的来源之一,新中国成立后对康德哲学的研究得以延续没有中断,研究成果积累甚丰。在我们国家,目前从上到下都很重视理论思维,编译康德著作有良好的氛围;语言条件、外部支持力度都好于前次编译工作。苗力田教授对顺利翻译出版《康德著作全集》中文本充满信心。

  古人云: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耕耘不止的苗力田教授自有一番高远情怀。他希望通过编译《康德著作全集》,倡导理论思维,推动我们国家在文化建设上开创新局面。